字谜杀人事件,岛田庄司

2019-09-02 作者:文学小说   |   浏览(138)

吉敷等人来到石神公园的现场。四周雨雾弥漫,在水银灯光照射下,他们看见撑着伞的好事者已经将四周围出了一道人墙。右手边是一个大池塘,水面漆黑不见边际。面前是一片生长旺盛的芦草,芦草对面那座涂着朱漆的神社孤零零地倒映于水面之上。吉敷分开人墙,掀起用树丛和灌木作桩的警戒线,屈身踏入阴暗潮湿,铺满落叶的柔软土层。四周看热闹的人好像发现了姗姗来迟的大明星似的,带着好奇的目光注视着吉敷和小谷。发现尸体的位置灌木丛生,树枝与低矮的植被层层叠叠。因为与盛满雨水的叶片频繁接触,没走几步,吉敷的裤子就湿透了。在现场工作的鉴证人员、搜查队员以及穿制服的警官也被树荫挡住了身影。茂密的枝叶遮挡住了天空,地面一片昏暗。唯有雨滴还是不断坠落,脚下的土层开始变得陡斜。此处离那些围观者所在的步道已有很大一段距离,到了半夜根本不会有人发觉这里有什么动静。石神井公园的周边最近作为中高档住宅区而受到世人的瞩目。周围清一色的住宅和公寓楼将公园包围在其中。在这样一个繁华地段,并且是住宅区集中的地方却有这样一块林木丛生的死角,想要杀人泄愤并且掩人耳目的话,这里是最合适不过的地方。吉敷出示证件,以前曾与吉敷多次合作的矶野刑警也在现场,他点头向吉敷打招呼说辛苦了。不过现场光线实在太暗,谁是谁一时半会儿也分辨不清。吉敷根据电筒光线的指示,看见地上躺着一具被防水布盖住的尸体。“这就是‘本尊’?”吉敷问道。“是的,我们想等吉敷先生您来了后再看。”矶野说。吉敷走进尸体,他问矶野要来了电筒,在灯光下慢慢掀起防水布。凭借电筒微弱的光芒,吉敷看清了死者的容貌,被雨水濡湿的长发紧贴在脸颊和额头上,死者面色苍白,面颊消瘦,鼻子下面蓄有浓密的胡须。每次在凶案现场看到如同佛像一般的死者容貌,吉敷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他觉得那些死者大概是为了“成佛”才来到这个人世的,很难想象他们为此而活到了今天。吉敷从未觉得这些被杀的男女们在死时脸上呈现出的表情和死亡本身有不相配的地方。塌陷的眼睑,削瘦的面颊,凸出的喉结,简直就是为了成为尸骸而特意准备的。但作家因幡沼耕作的面相姣好,可以算是个英俊的男人。在这张帅气的脸上再点缀上一些忧郁和冷酷,恐怕对女性拥有致命的杀伤力。吉敷把防水布掀到腰部以下。死者身上穿着一件苏格兰花呢的外套,外套肘部的地方镶着皮革。外套里面是一件茶色的毛衣,不过被雨水淋湿已经变成了黑色。被害人的左胸上黑乎乎的,像是粘着一块黑泥似的东西看上去很脏。用手指一摸才知道,那下面开了一个洞。不光是左胸,左侧腹、右腹部,总共三个地方拥有相同的伤痕。伤口附近都被血染黑了。外套上没有刀口,把尸体侧放检查,背后也没有伤口。“看来只有正面中刀……”吉敷喃喃自语道。“凶器找到了吗?”“唔,还没有,我们一直在找。这一带都找过了但没找到。或许被凶手扔掉别的地方去了。”听矶野这么说,吉敷点点头,他开始仔细检查因幡沼耕作的下半身。裤子上沾着雨水和泥点,下肢没有外伤,鞋子也穿在脚上。裤子的口袋里有一串钥匙。太好了!吉敷暗喜,钥匙一共有三把,其中一把应该是死者自宅的钥匙,如果还有两把分别是鲸冈里美和笹森恭子家的钥匙,那就能确立这三个人之间的关系了。吉敷把钥匙塞进了口袋。外套胸口的口袋里放着月票和钱包。没发现驾驶执照,钱包里还剩十万两千日元。月票上规定的路线是。果然不出所料,吉敷心想,这张月票难道不是为了到鲸冈里美在江古田的公寓而买的吗?尸体身下的地面有三米左右的拖痕,因为四周都是落叶,所以拖动过的痕迹一目了然。“这里是第一现场?”“是的,尸体没有搬运过的迹象。”作家倒下的地方就是一个灌木丛,他的右手和右肩埋没在灌木丛中。而且左手的位置也有一片灌木。这的确是个藏尸的好地方,尸体搁在这里很难被人发现。所以明显是犯人将尸体拖到这里来的。“是被拖过来的。”矶野说。“是啊,犯人想隐藏尸体。”吉敷回应道。“不过,死者为什么会走进这片灌木丛?难道是被犯人带进来的……”“应该不是,请您跟我来。”矶野说着往前走了几步。“请看。”矶野爬上一个很陡的斜坡上,指着上方说道。“那边的铁丝网您看到了吗?”“看到了。”“那边的两扇铁丝网之间有一道很窄的缝隙,原本铁丝网有些倾斜,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就给拉大了,人直接能穿过那道缝隙走到大街上。而且因幡沼耕作的家就在这附近,所以我们怀疑他是想抄近道,才会走进灌木丛的。”“哦,原来如此。”吉敷点点头。“利用这条近道往返于车站和自宅,能够省不少时间。”“原来是这样。”这么说,因幡沼耕作是在归宅的途中被埋伏在此的凶手刺杀身亡的。吉敷突然想起了跳楼身亡的鲸冈里美,她家就住在江古田。从石神井公园站到江古田站,通过西武池袋线可以直接到达,不用换车。“因幡沼耕作的死亡推定时间是什么时候?”返回尸体身边是,吉敷问道。“还不清楚,只知道是昨晚深夜。可以把尸体运走了吗?”吉敷点头同意。昨晚深夜啊……难道因幡沼耕作是刚从鲸冈里美那里回来?这个想法在吉敷脑海中掠过。“竟然把尸体藏在灌木丛里,这犯人可真是个狡猾的小子啊!”小谷说。“不,不是小子。”吉敷开口道。“啊?”小谷和矶野都盯着吉敷感到诧异。但吉敷认为杀死因幡沼耕作的应该是个女人,而且是还是一个死者认识的女人。“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尸体是被拖了三米,如果是男人的话,直接扛起来不是更方便吗?”“哦……”小谷点头。“所以犯人应该是一个力气不大的女人。而且死者中刀的部位都在前胸,也就是说凶手是面朝死者下手的,这样看来,死者认识凶手的可能性很高。”如果凶手是女人,完全可以趁死者抱着自己的时候下手。而且四周光线这么暗,即便把凶器搁在胸口也不易被发觉。她时候设法让被害人抱住自己,然后拿刀子只要对准他的心脏,不慌不忙地这么一刺,因幡沼耕作就一命呜呼了。凶手完全有可能就是按照这一套流程来行凶的。对了!吉敷在心里大喊道。笹森恭子的身体上不是也发现了很多伤痕吗?其中在两腕以及足部上还有三、四处刀伤。那些伤口有可能就是和死者搏斗的时候留下的。或许被害人没有当场毙命,而是挣扎着要强夺犯人手中的凶器。在这一过程中,犯人也受到了攻击,但最终还是一刀夺去了被害人的性命。负伤的笹森恭子回到位于板桥的公寓,为了赎罪她选择了上吊。那么说,她果然还是自杀啊……不过这一系列推测要有一个前提。笹森恭子她有一定要杀死因幡沼耕作的动机吗?

吉敷回到办公室,主任目不转睛地盯着吉敷问道:“怎么样?是自杀还是他杀?如果判定是他杀的话,那就得成立专案组咯。”吉敷和小谷把调查到的情况大体上说了一遍。“我看没有他杀的动机,应该是自杀。”“不,我认为是他杀。”吉敷反驳道。“什么?他杀!如果为这个案子成立了专案组,结果调查了半天发现是自杀,到时候责任谁来负?你小子可要想清楚啊!”吉敷忍不住哼笑一声。负责啊……他自心里暗忖。如果反过来是他杀被误判成自杀,那责任又要谁来负呢?“你怎么敢断定笹森恭子是自杀的?”“所以说让我继续调查啊。”这时小谷桌上的电话响了。小谷走到桌边拿起听筒。他小声说了几句,突然捂住听筒转过头大声对吉敷喊道:“吉敷,出大事了!调查组那里传来消息,又发现了一个自杀者,同样是女性。而且这人的房间里有因幡沼耕作的所有的著作。他们还找到了因幡沼寄给她的明信片和信件,看来和之前的案子有关,所以才打电话通知我们。”“能确定是自杀吗?有没有疑点?”“没有,搜查组找到了确认是本人笔迹的遗书,确认这次肯定是自杀。他们是这么说的。”主任露出了一副洋洋得意的表情,好像在说:“你看吧,就是自杀。”自杀的女性名叫鲸冈里美,三十一岁,独身,独居与江古田的公寓内,在池袋的女装店上班。吉敷和小谷立刻乘坐搜查组的专车前往鲸冈里美在江古田的公寓。太阳开始落山,雨却又下了起来。他们听坐在前排的机动搜查组组员汇报情况时,原本播放音乐的广播突然插播进一条新闻。“现在播送一条令人感到意外的消息,练马区石神井公园内的三宝寺池北侧树丛中发现了一具死因不明的男尸。据辨认死者是作家因幡沼耕作先生。因幡沼先生的左胸部以及侧腹部发现了多处刀伤,目前已救治无效死亡。”吉敷和小谷面面相觑,这时候车内的无线电突然响了,前排的搜查队员急忙接听。无线电传达的消息正是发现因幡沼耕作尸体一事,对方希望搜查组能去公园协助调查。队员通过后视镜看了看吉敷,吉敷无言地点点头表示同意。于是汽车向左转,朝新青街道进发。无线电又发来了新的情报。因为尸体所在的树丛离公园的步行道有一定距离,所以直到现在尸体才被人发现。据现场调查人员观察,尸体被移至树丛的时间应该是昨晚深夜,如果今天没有下雨的话,白天应该会有人横穿树丛,那么尸体或许在早上就会被发现了。还有,作家因幡沼耕作的住所就在离现场不远的练马区石神井台二丁目17-XX号。那地方位于西武池袋线的石神公园站与西武新宿线的上石神井站的正中间。慢着,吉敷突然想起什么。如果因幡沼在石神公园站坐车,那他就可以沿着西武池袋线直接到达江古田,也就是刚刚被判定为自杀的鲸冈里美所居住的公寓。吉敷的直觉告诉他不能忽视这个新的发现。“鲸冈里美自杀后经过很长时间才被发现的吗?”吉敷问道,对于鲸冈里美,他们目前所知甚少。“不,是马上就发现的。她跳楼后就有人来报告了。”“跳楼自杀的……”“是啊,大概是一时想不开吧。从八楼的阳台上跳下来的。”“据说留有遗书?”“是的,但写得很短,只有一句‘不行了,那个人不在了。’写好了就放在起居室的桌子上。”不行了。那个人不在了……那个人是谁?难道是指死去的因幡沼耕作?吉敷推测。“鲸冈里美的房间里有因幡沼耕作所有的著作?”吉敷问道。“是的,不光是小说,连随笔集,刊登采访记录的杂志都有,搜集得很全。”“那因幡沼耕作之外的作家也像这样收集齐备吗?”“没有,好像只有因幡沼一人比较特别,详细的情况我也不是太清楚……”原来是这样啊,吉敷理解了。根据现在掌握的情报还不能断言,难道鲸冈里美和因幡沼两人关系非同一般?或者鲸冈里美只是纯粹的书迷,对因幡沼极其崇拜才会导致她自杀的?或许刚才的广播里的那条新闻并非首播,畅销书作家因幡沼耕作大小算是个名人,在事发现场的人一听说死者是他,肯定会打电话向媒体爆料。媒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就发布了这条消息,听到新闻的鲸冈里美收到了打击,一时想不开就从阳台上跳下去了。难道自杀的真相会是这样?那么笹森恭子呢?也像鲸冈里美一样吗?吉敷在考虑这种可能性。不,她与鲸冈里美不同。笹森恭子的死亡时间是昨晚十二点前后,那时候她应该还不知道因幡沼耕作已死的消息。等等!吉敷灵机一动。因幡沼耕作的死讯未必一定要通过媒体得知。虽然我们还不知道因幡沼耕作的具体死亡时间,但不管怎么说,这两人会接连死去绝非巧合,这其中必然存在着某种联系。但从因幡沼耕作写给笹森恭子的信来看,笹森恭子不太可能是因幡沼耕作的崇拜者。不过话说回来,这也未必啊。俗话说“不打不相识”么,或许两人在舌战中产生了深厚的感情,笹森恭子突然得知对方的死讯,因为过度悲伤就上吊自杀了……这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啊。吉敷取出那封因幡沼耕作写给笹森恭子的信,信封上的邮戳是六月十六日,这是一封半年前写来的信。也就是说有半年时间能让笹森恭子培养出会为了对方去死的感情。这段时间绝对称不上短暂。

本文由惠泽天下558hz net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字谜杀人事件,岛田庄司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