杳无音信

2019-10-15 作者:文学小说   |   浏览(82)

图片 1
  昨晚聚会喝多了。为了赶航班,今天一大早,大家就把我送到车站,一上车我便又与周公约会去了。
  “请问,这里我可以坐吗?”一个银铃般的声音传来,宛如一股甘泉流入我的心田,使我的精神为之一振。我忙睁开眼,见到一张笑盈盈的脸、一对水灵灵的眼、两排白玉般的牙、一头飘扬的秀发……
  “帅哥,我可以坐这吗?”她再启朱唇吐玉音,使原本肚里翻江倒海般恶心的我清醒许多,忙扶着座椅坐好,为她让出了并排的另一个座位。她轻轻地笑了一声:“谢谢帅哥哟!”坐下。
  “不客气、不客气、不客气!”我连忙说。
  她坐下后开始戴上耳机听音乐。一阵年轻女人特有的幽香飘来,我不禁偷着尽情地品嗅,这迷人的芬芳吸进肺中受用极了,因醉酒而来的恶心被赶远了。
  “喂,亲爱的!你想我没?你好讨厌哟!人家才走半小时,你就这样说……你说的是真的吗?嘿嘿,你真坏……好了,不说了。等我回来你可得好好补偿我哟!”她一脸幸福的样子,很可爱,很娇羞,很迷人。
  这样一个清纯可爱的姑娘,什么样的男人才能配得上?我想她电话那边的男朋友一定配不上她,因为她实在是太美,太迷人,太优秀了,连我面对她都有点自惭形秽……
  又来个电话,她摘下耳机,用手在手机屏上轻轻一划:“哟,刘总啊!你在哪?到机场了呀!不好意思啊,我还在车上呢!最多再过半小时我就能与你见面了……放心吧,我家的那个死鬼不会怀疑了,我告诉他我到广东出差,得一星期才能回家……刘总哟,你答应我的事……你放心的啦,只要你能兑现诺言,我……我是那种说话不算话的人吗?”她环顾一周,轻轻笑了,压低声音接着说:“刘总,你放心吧,我一定好好报答你,这一星期只是个开头……”
  我侧身看到了她那一脸的媚笑,与方才判若两人,心中十分痛惜:这么美的一个女人竟也未能免俗,成了……这……这……我闭上了双眼,心里难受、恶心……
  我希望再次见到周公,可她那边又接了个电话:“你又打电话干嘛?你与我有关系吗?哟嗨嗨!你把我养大、送我上学、为我的婚事操心……你给老娘闭嘴,听老娘我说!你们生下我,把我养大、送我上学,是你们应尽的义务,为我的婚事操心,说白了,你们操心的是那六万六的彩礼吧。哼,他一个穷山沟里的乡巴佬好什么好?我才不想跟你们一样窝囊,一辈子憋在山里出不来!好了,十万块钱既然你们已经收到了,我们之间什么关系也没了,别再烦我……哭什么哭呀!少在这恶心老娘我!”
  我忙睁开眼,见一脸怒气的她正对着手机“呸、呸、呸”呢!忽然,铃声又响,她惊喜得几乎要叫起来:“刘总哟!我还得十几分钟就能见到伟岸英俊魅力无限的你了,亲爱的……”
  “这……这女人……”我自言自语着,突然间胃里一阵难受,恶心的我头往下一勾呕吐起来,秽物在脚下向四周迅速地蔓延开去……
  “咦!这男的怎么吐了一地,好恶心啊!司机,快给我调个座位,恶心死我了,真是恶心死了……”她叫着跃起来。
  我一扭头,看她猩红的高跟鞋被弄脏了,心里反而不怎么恶心了。

“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文七已经在一个星期内拨打同一个号码无数次,却得不到任何回音。

文七除了落寞就只剩下心痛。父母因为她的彻夜未归,连只字片语都不多给她视他为无物般。而言柚离像人间蒸发消失了在自己的世界里。仿佛从未出现过在她的世界...

文七在家里宅了一个星期,安琴打过几次电话给她,而她连电话都没接。到现在心情才慢慢的平复了下来。

”安琴,是我,小七。有空出来喝一杯吗?“文七拿起电话给她现在唯一的朋友,唯一能诉苦的地方,心里一阵酸楚。这么多年自己内向起来,都有点怀疑人生。

”你个蠢货,死哪里去了?电话不接短信不回?你定地方我一会就过去。“电话里传来安琴担心的话语,让文七心里舒服了很多。至少身边还有一个人会关心自己,不是吗?

k市晚上8点市中心依旧车水马龙,繁华的街道。匆匆过往的路人,好像有忙不完的事。站在一座大厦下的文七闭眼呼吸着这城市的气息。想与城市合二为一,只是太刻意却显得她的身影透着孤单,寂寞。就是这么格格不入。

今天父母在公司里忙不会回家,自己再不出去透透气可能会疯掉吧?

睁开眼的文七叹了一口气,伸手打车去了有生以来第一次去的地方‘迪吧‘她也很想放纵自己一次。

迪吧附近形形色色的男女。有的女人手里拿着烟,头发染得五颜六色,超短迷你裙。眼神四处搜索,好像寻找着什么猎物般。男人满手臂纹身,紧身裤,搂着身旁的女人,显得好不惬意。看看自己一身落地长裙,一个马尾辫,显得过度清纯的打扮,引来附近不少男人的口哨声。

文七皱眉向迪吧内走去,走进去才发现,里面人寥寥无几。8点对于夜场来说真的太早了。文七也没停步,朝着最靠里的位置走过去,离舞池远的就算开场了,也搜索不到她在那里。走过去落座,旁边是一个半圆沙发,一个茶几。只有安琴跟她两个人,所以地方还是很宽敞。不用担心坐不下。

”小七?“安琴进来之后没有找到坐在角落里的文七,试探着叫着她的名字,因为人少,她的声音回响在迪吧的每个角落。

”我在这。“文七伸手示意。

”你这几天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安琴朝着文七的方向走过去,坐下试探问着文七。直觉告诉她,文七绝对有什么事情在瞒着她。

”我...“文七抬眼看着安琴,眼神里满满的全是委屈,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安琴,看着文七有点心疼,却也没有开口,眼神直直的看着她,示意文七有话就说,不管是什么事,我都在这里。

文七把这一个多月的事完完整整的告诉了安琴,安琴只是一脸惊讶的表情,久久不能回神。

“小七,可能他根本就没想过跟你在一起,不然怎么一声不道,来个不辞而别?”安琴说的话刺痛到了文七,文七一瞬间向水坝开闸似得,眼泪一滴滴的落在两手相握的手心里。

真的是安琴说的那样,他并不是真的喜欢自己不是么?第一天表白,第二天在一起,第三天就消失不见踪迹。自己在他心里是一个过客么?我们是错过了,还是爱错了?

“服务员点酒”文七抹了眼泪冲正在打扫卫生的服务员叫道。

安琴一惊,知道文七不会喝酒。立马伸手拦住文七。

“小七,你要干嘛?借酒浇愁么?”挥手拦下准备去拿酒的服务员。看着文七伤心难过,安琴一把抱住了文七。她现在最需要自己的是安慰吧,自己绝对不会让她这么自甘堕落,学这些不好的习惯。

文七看到喝酒无望,被安琴抱着,心里便渐渐冷静了下来。

“你别一直抱着我了,我腰疼了都。就知道变相占便宜!”文七打趣的说着情不自禁笑出了声。

“额...”安琴撒手瞪了文七一眼。

“可能真的是我自己多想了,不是我的东西,强求有何用?既然今天来了,我们就开心的喝个痛快”文七释然的说着,心里却难免纠结。

“那,只能喝啤酒。”安琴摊手,管不了这个女人,只能将要求降到最低了。

两人闲聊的时间过得特别快,迪吧里人越来越多了,11点是迪吧最高潮的时间。各种妖艳的女人晃动着身体,跳着水蛇般的舞姿,舞池里男人两眼冒光的扫视着各种女人,心里想着今晚带走的女人都已经躺在自己身边。舞池里的男女肆无忌惮的亲吻,拥抱。似这一刻他们就是主宰。

“小七,你不能再喝了。”安琴担心的拿下文七手里的啤酒。

“我没喝醉,没事。来接着喝。”拿着啤酒的文七继续沉浸在自己的世界。

安琴看着文七边愣神。看她喝酒的样子,才明白,文七是动心了吧,初恋,第一次心动的感觉恐怕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吧,也罢,随她去吧,作完了心里的委屈也会少一点。正看着文七走神,突然一个男人已经站到他们对面。

“美女,介不介意一起喝一杯?我是我们店里的大堂经理。”大堂经理说着话,把手里拿着一份果盘,和身边的服务员带着一打啤酒放在他们的茶几上。

安琴看着这个三十岁的大叔般的面孔就有种作呕的想法,也不知道这人在暗处观察他们多久了。

“不用了,我们马上就走了。”安琴看着半醉的文七,抬头对大堂经理微笑着说着。

大堂经理见安琴冲自己笑,一脸的得意跟暗爽,美女冲自己笑,是暗示自己什么吧?他在夜场待了这么多年,心里自然知道什么意思。可是傻傻的安琴也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并不知道礼貌的微笑也会让这个恶心的男人误会。

“不着急,现在还早”大堂经理顺势就坐了下来还一脸坏笑。

这个恶心男的举动吓了安琴一跳。顺势扶着文七就要往外走。大堂经理见状拦下,他怎么可能让到手的肥肉就这么走掉。

“放手,再不放我就喊了!”安琴皱眉怒眼看向这个不安好心纠缠的男人。

“在迪吧喊救命吗?哈哈哈哈...”大堂经理觉得也是新鲜,在自己的地盘叫救命,让本大爷救么?心里更加得意的看着惊慌失色的安琴。

“放手!”从不远的地方传来一句呵斥声。

安琴扭头看去,并未找到是谁开口。只能低头看向文七,好像酒劲上头已经不清醒。自己一个女孩子要照顾文七,对面还有个恶心男,自己怎么招架的住?正想着手突然没抓住文七,文七顺势就要倒在地上,一只大手说时迟那时快稳稳的接住了文七。

接住文七的男人长的很像某个男星的面容,让惊慌失措的安琴脸一红,伸手去接文七到自己怀里,顺势便坐在了沙发上,看着这两个男人在自己面前对峙着。

“你是什么东西?敢来扫爷的兴!”恶心的大堂经理口爆粗口毫不客气的冲着男人叫骂道。

“我是什么东西,跟你这种肥头大耳的渣渣有何关系?”男人毫无畏惧的挑眉严厉的说着,拉着文七与安琴就要往外走。

“找打!”大堂经理一拳就要打向男人。男人身手敏捷,把怀里的文七往安琴怀里一送一脚就踢到了大堂经理的肚子上。迪吧一下处于混乱状态,胆小的往身后一躲再躲不想与这场战争有任何关系。

男人看大堂经理倒地,横抱起文七,冲着安琴使了眼色,三人便匆忙的往外走。出门拦下一辆出租车,上了车头也不回的离开。

“谢,谢谢!”车上的安琴脸红着道着谢,眼神却不敢看向前座的男人。

“不用客气!”简单明了的三个字。

“司机靠边停吧。”男人转向左侧对着司机说这话,就准备拉开门下车。还不等车上的安琴缓过神来问写什么,男人已经消失在她的视线。

安琴失落的看着刚刚坐在前座已经空荡的座位,开口对司机说了地址,便把文七送回家。怕文七喝多了难受晚上要喝水,不放心的留宿在这。一晚上安琴都在想着这个男人俊俏的脸庞,久久不能入眠。救她在水深火热之中的这个男人,不知姓谁名谁,即便如此。在安琴心里依然还是悄悄的种下一颗春心荡漾的种子。

次日,文七一觉醒来,身边安琴的身影早早就不在。枕边放着一张纸条:小七我先回家了,有事电话联系。

文七只觉头疼的厉害,坐起来清醒了一下,洗漱完毕下楼,爸妈还没回家。正想着上楼去换衣服,门突然被打开,文卓与王娇回来了。

“爸妈,饿么,我去买早点。”文七乖巧的说着。

“不用了,公司还有事,我跟你妈回来换身衣服洗漱一下就要再去公司处理事情。”文卓经过几天的冷战,现在看女儿这么乖巧,就不再生气了。

“小七,妈妈给你的零花钱还有么?如果没有了,自己去我们房间的抽屉里拿。我跟你爸就不管你了,自己在家记得吃饭。”王娇跟文卓转身朝卧室走去。

文七见状叹口气上了楼。父母最近好像很累,一瞬间老了十岁。自从离开老家,他们打拼的事业现在虽然说不上做的有多大,却也算殷实。这段时间不知道是出现什么难题,让父母不眠不休的在公司熬着。坐在床上愣神的文七摇摇头,不管是什么事自己都帮不上忙不是吗?爸妈会解决的。文七自我安慰着。

文七换完衣服下楼,父母早已经又出门了。文七看着空荡荡的房子里,有点想言柚离了。使劲甩了一下头,便出门了。

在街上晃晃荡荡的走着,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在‘点缀’的门口停了一下。文七抿抿嘴推开门,坐在曾经他们两人习惯坐的地方。

“服务员来杯咖啡,不..来杯果汁,谢谢。”文七尴尬的对服务员点着单。

文七拿出手机,向熟悉的号码拨过去‘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果然还是关机么。苦笑的摸了摸对面的空气,脸上扬起一抹淡淡的微笑。

文七看向窗外发着呆,外面的风景还是如旧,只是坐在里面的人却不在如故......

时间好像瞬间静止在了这一刻....

有一种错过,叫过错。有一种过客,叫我来过。我们,叫错爱的过错。我的世界你真的来过吗?

本文由惠泽天下558hz net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杳无音信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