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第五十六章

2019-09-12 作者:文学小说   |   浏览(131)

原先谷飞云奉金母元君之命,去见金鸾圣母,曾以“传音入密”说的话,便是要金鸾圣母在大会上左右监视玉杖彭祖,并且西姥坐镇在广场左边的右手,也是为了接应金鸾圣母之故。 (左上首和金鸾圣母、玉杖彭祖相距也不远) 玉杖彭祖双目射出两道逼人金光,大笑道: “好,好,老夫就领教你自称崆峒圣母究竟有稍许技术,能否拦得住老夫?” 金鸾圣母自然知道玉杖彭祖恽南天年逾九旬,一身功力已臻化境,本人能还是不能胜他,也毫无把握,一面含笑道: “仙翁功臻上乘,老身也未必能阻挡得住,但此时此地,已是奋不顾身,老身只是为天下武林勉尽一点脑筋而已!” 玉杖彭祖大笑道: “照你的说法,好像老夫是逆天行事,好,只要您能和老夫打成平手,老夫就撤手不管这里的事,你只管入手好了。” 普天之下,能和玉杖彭祖打成平局的人,大概除了青城山酒仙南山老人,已经未有第4个人了,后天大会上,不见南山父老出现,就只由得他说了。 金鸾圣母撤剑在手,抱拳拳道: “老身得罪了。” 话声甫落,但见一道匹练般的剑光,已朝玉杖彭祖激射过去,剑光奇亮刺目,剑气森寒砭肤,只此一剑,已可旁观金鸾圣母剑上武功果然有她独到之处! 玉杖彭祖看得暗暗点点头,无怪她敢说出要堵住自身的话来,看来果然有一点门道,他拄杖凝立,直到剑光离自身身前但是三尺光景,才左臂大袖一展,朝前线指挥部出。 这一拂即便只是一记衣袖,但共同强劲真气,汹涌如潮,一下就把剑光逼住。 金鸾圣母早已知道对方功力深厚,也没悟出本人70%功力的一记剑招,他竟然只是挥了挥衣袖,就把团结剑势挡住,但既已动手,说不得只可以和他失手的一搏了!口中说道: “仙翁好精纯的罡气武术!” 长剑连展,剑光电闪,身如飞鸾,连翩飞起,矫若神龙的长剑,三番四遍刺出了九剑。 这一刹这,一丈方圆,剑风嘶嘶,如同布下了一层似霜如雾的白气! 玉杖彭祖仍然拄杖凝立,任您剑光来去如电,他依旧劲贯衣袖,一记又一记的拂出! 就在那时候,突听“嗤”的一声异响,如穿败革,紧接着“噹”的一声,玉杖彭祖疾退了一步,原本她左边手衣袖提议之际,已被金鸾圣母一指戮穿,鼓足的真气顿然尽泄。衣袖既破,自然挡不住剑光,只能抓起玉杖朝前推出。 这一声“噹”,就是剑杖交击,发出去的。金鸾圣母同样被逼退了一步。 玉杖彭祖红润的脸蛋,泛起一层怒气,哼道: “老夫忘了崆峒派的透骨指,专破罡气武术!” 金鸾圣母道: “仙翁好说。” 玉杖彭祖沉喝一声道: “现在你也要接老夫几招!” 右臂抬处,六尺长如意头的羊脂白玉杖,呼的一声,朝金鸾圣母迎面劈来!此老数十年来,武林中罕有对手,那回被金鸾圣母一记“透骨指”洞穿衣袖,自然把她激怒了。 这一杖,杖势甫起,就已有一团令人窒息的无形压力,沛可是生,一道晶莹宝光如白雪倒持,张牙舞爪的扑攫而来,仅此一招,已非一般武林好手所能消除! 金鸾圣母自是识得厉害,身材张开,如凤展翼,向侧飞进,避开杖势,手中长剑立即挥出八九道剑光,反击过去。 玉杖彭祖以杖成名,一支玉杖即便沉重,在她手中却轻便无比,你堪堪闪出,他轻轻一挑,改直劈为横挑,追踪击来。 崆峒剑法,原名飞凤剑法,取法如凤展翼,西金母姐妹,一名羽客、一名金鸾,也是蕴赤霄大崆峒派之意,就因为凤仙花当了掌门人,把“飞凤剑法”改称“崆峒剑法”。 金鸾圣母使的当然也是“飞凤剑法”,那套剑法,以轻灵为主,一经张开身法,连翩起舞,练到十伍分叁火候,身如轻云,能够离地数寸,进退如飞。 金鸾圣母此时已经张开剑法,自然也足不着地,因而玉杖彭祖一支玉杖就算挥洒自如,如影随形;追踪击来,金鸾身轻如絮,飘忽如电,却也不错追击得上。 但金鸾圣母也可能有痛心,那是玉杖彭祖一支白玉杖,足有六尺多长,长剑可是三尺,在兵刃上就比对方短了六分之三,他能够够得上您,你却攻不到她,而且杖重剑轻,玉杖彭祖在武功上,也越过她什么多,除了闪避,根本不敢和对方硬打硬碰。 对方又丝毫不肯放松,你闪到这里,他杖势也跟到哪里,由此但是十来个回合,就已屈居短处,即便偶而有隙可乘,还足以攻出一二剑,大好多的小时只是仗着“飞凤剑法”的身法,在趋避杖势而已! 她这一气象,看得门下多个徒弟心头大急,二徒弟控凤,朝乘凤说道:“大师姐,师父好像攻少守多,我们要不要协同上来?” 乘凤还没说话,突听耳边有人声说道: “你们不用随意,上去了反而会令你们师父施展不开手脚。” 乘凤听得一怔,不知那说话的是如何人?只听玉杖彭祖大笑道: “崆峒飞凤剑法,看来也也就那样,你能在老夫剑下,走出十招,已经不轻松了,但不一定走得出二十招……” “那也未见得!”贰个冷森的老妇声音忽然从战圈中传出! 乘凤听出那话声并非大师傅的音响,神速举目看去,场中果然多了一人,那不是西路总令主金母元君照旧什么人来?她手仗长剑,和师父并肩站在共同! □□□□□□ 上文玉杖彭祖曾有: “笔者方大伙儿,差不离全已落了下风”之言,在广场侧面这场混战,双方人数过多,我一支秃笔,实在有忙但是来之感,以后且容小编依次道来。 要说通晓这一场混战的景况,独有从广场左边,由北往东各大门派集合的次第说来,就较易清楚,广场左边的最上首,是由西王母和她门下弟子所围成的一圈,通天教的人,不敢去招惹西王母,所以这一圈一向未曾战火。 其次是终南、洛迦山、紫柏三派,各自围成了一圈(紫柏和岐山、西径山合为一圈)是过硬教天龙武士第二队扑攻的指标。 天龙武士第二队,原由项中国和英国指点,项中国和英国被丁易擒住,第二队就由孙发代领。 他们冲到终南、普陀山、紫柏三个圈的还要,三派列成的八个圈立即联成一线,联手迎敌。 冲过来的天龙武士一共有六十名,对战的五派弟子,计终南二十四名、敬亭山十五名、紫柏八名,岐山八名、云居山五名,一共也恰好六十名。 天龙武士久经演习,是通天教的徘徊花,加之被迷失神志,只知冲杀,极为膘悍;但五派弟子,此番前来参与武林大会,也是透过挑选,个个都以才干较高,才具随同司令员前来。 这一张开苦战,正好一对一,为了争取门派荣誉,自然各展所学,各竭所能,以求战胜对方。 心智被迷失的人,能够大胆,持之以恒,但劣点也就在心智被迷,反应非常的慢,比不上五派弟子的敏捷。 此时本来席地跌坐,装作中了“阴极针”的终南派大当家人平半山,和终南三剑许铁棠、季子良、冯熙、凤阳山派帮主元真子、清真子、紫柏山齐漱云、荆溪生、岐山姬存仁、姬存义、丹霞山刘寄禅等人,也在此时搅扰一一跃而起。 那些人事前已经计议安妥,由终南三剑许铁棠、季子良、冯熙几人,接应五派六十名徒弟,其他的人,希图迎阵附和通天教的贼党。 冯熙一下阻碍了孙发。随同天龙第二队冲过来,有长白派大当家人傅一飞率同多个门人,析城山神拳裴通率同一个门人。 快刀门的吉福星,为人较为持重,眼看各大门派的兵多将广,自然不愿开罪双方,志在观望,就率同二11个门人.悄悄退下。 平半山迎着傅一飞,打了个稽首道: “傅掌门人,你是或不是被通天教迷失了认为,此刻敌作者时局,沟壍分明,你是单方面宗主,何苦替通天教助桀为虐?” 傅一飞怒喝道: “你看傅某是感性被迷失的人呢?是你们这几个自称名门正派的人,捣乱会议厅,向武林大会挑战来的。” 喝声中,阔剑恻的一声,朝平半山刺来。 平半山大笑道: “看来您傅大当家人当真中毒吗深了。”长剑朝前封出。 傅一飞左手一振,打出一记“长白神拳”。“长白神拳”也称“隔山打虎拳”拳风出手,呼然就像是有物,右臂翻动,阔剑如风,横扫过来。他一动上手,就拳剑同使。交互声出。 平半山那会把她放在眼里,长剑展动,左臂同期扬起,使了一记“流云铁袖”,硬接对方一拳.但听“砰”的一声.傅一飞被震得眼下浮动,后退了一步。 他在许多门人眼下被半山震退,岂不是本人不及对方呢?那口气怎样咽得下?口中山大学喝一声,疾冲而上,阔剑如轮,延续劈出,剑光马上大盛,寒芒流动,漫天飞卷而来。 平半山云对长白派“雪花剑法”,知名已久,却也是首先次拜望,看她使得阔剑生风,声如裂帛,威势极盛,也不得不挥剑迎敌,心中却筹思着友好既是不可能伤他,(傅一飞总究是长白派大当家人)怎样能把她拿下,方是上策。 傅一飞和平半山动上了手,他四个门人就一排站在活佛身后,没有师父的下令,是不敢冲上来的。齐漱云要师弟荆溪生监视对方多个门人。 刘寄禅迎住神拳斐通,四人更不打话,就交上了手。别的冲上来还应该有三个和尚,三个早熟,和多少个五十转运的中年老年年人,都是骄人事教育邀来的黑帮人物。也分头由黄山清真子、长真子、紫柏齐漱云、岐山姬存仁、姬存义敌住。 还剩下五台山派帮主人元真子未有敌手,就和终南三剑,许铁棠、季子良、荆溪生等人站在一块儿,策应全局。 终南三剑的老三冯熙截着地鼠孙发,不消四四个回合,口中山高校喝一声,一点剑光,刺入孙发咽喉,再飞起一脚,把她踢飞出去一丈开外,目光一转,拱手道: “元真道长、荆兄、许兄、季兄,通天教那几个徘徊花,都是黑帮凶人,又经通天教主亲手训练,满手血腥,再加被迷失特性,只知冲杀,膘悍无比,时间稍长,对小编方大是不利,不比一同入手,把她们除了,方为上策。” 元真子道: “善哉、善哉,贫道之意,不及能把她们制住为宜。” 许铁棠道: “道长上替天心,慈悲为怀,但这个杀手,服食的不是迷药,而是一种使人能够追加体力,而个性变得凶暴的药物,制住了也说不定不能够消除他们的戾气,如若让她们走脱三个,就不知有稍许善良百姓会遭他毒手,除了把他们除了,实无他法。” 正说之间,陡听两声惨叫,传了还原,五派弟子中已有五个人中剑倒下。 季子良道: “大家快去接应,再迟就能够伤亡更加的多了。” 说完,忽然跃起,身化Hisense,朝惨叫传来之处投去。许铁棠、冯熙多人也相继电射过去。 荆溪生因帮主人要她监视长白派八名徒弟,不敢擅离。 元真子轻轻叹息一声,抬手掣出长剑,举步走出,抬目看去,这一阵手艺,果然时势有了改变,六十名天龙武士剑光如雪,动手全是杀着,义无反顾,越来越见膘悍,反观五派弟子经过这一阵恶战,体力相对消耗。大有接应不暇之感! 元真子到了那儿,再也顾不得上苍有好生之德,口中低喧一声: “无量寿佛!” 仗剑步入战圈,左手凝聚功力,使出大奇山“穿云指”,接二连三振腕点出。 老道人心怀慈悲,尽管入手.也只是制住他们穴道而已,但此时两个激战正殷,白刃交接,一线存亡,全在攻拒之间,你一记指风把他制住,他的挑战者恰好一剑结果了他的性命。 元真子曾几何时之间,制住了八名天龙武士;但自身堪堪入手制住他们穴道,他们就惨叫乍起,饮剑而亡,心头感觉同情,就停入手来。眼看刘寄禅和神拳裴通依旧激战未休,就悄悄点出一记“穿云指”,制住裴通穴道。 终南三剑,个个都以枪术高手,本来六十名五派弟子对阵六十名天龙剑客,人数非常,正好是一定,但日子稍长一对一的层面,五派弟子就吃了亏。 对方每一位有如猛兽出柙,能够大胆,只知扑击猛攻,本人那边都是心智惊蛰的人,必得攻守兼顾,这一来,就难免缚手缚脚,稳步落了下风。 万幸终南三剑及时投入,双方自然一对一,各有对手,三剑只须遇上仇人就刺,天龙武士迷失特性,反应自然就比不上常人,他勇敢的和对手搏杀,自然顾不到有人向他入手。 弹指之间之间,惨叫闷哼,就三回九转的响起,终南三剑,每人剑下大半就刺倒了四三个之多,加上被元真子“穿云指”制住了四个,六十名天龙武士,一下就减少了叁15个。 相对的五派弟子有贰二十一位从没了敌手,就回身协理左近的人,产生了五个人同台对付一个天龙武士了。 那时清真子、长真子已先后把入手的一名僧人和一名老道制住,接着齐漱云也一剑刺倒和她入手的老头儿,长剑再振,洒出三点剑芒,点了她三处穴道。岐山姬存仁、姬存义也不后人,相继制住了四个挑衅者。 平半山及时已方已大获全胜,即刻今后跃退一步,喝了声: “住手。” 傅一飞长剑横胸,沉声道: “平道兄有啥样事?” 干半山把长剑呛的一声返入鞘中,拱拱手道: “傅掌门人请看,通天教三路劲旅,已将次第消灭,道兄一派帮主,何苦和通天教臭味相与,自伤清誉,和武林各大门派为敌,不比立马退出,大家免伤和气,还请道兄三思。” 傅一飞举目四顾,一声不响朝她八名徒弟挥了挥手,超过朝外行去,八名徒弟也跟着就走。 平半山目送他们离开,脸上不期暴露出笑容。 就在第二队天龙武士落败的还要,其余三处的事态也基本上。 先说中间一块,是由姬红棉引导的六十名“迎宾”(三十名丑角少年和三十名青衣少女)。 假如说一百二十名天龙武士是通天教的杀手,那么那六十名“迎宾”才是通天教的真的实力。 因为他们才是过硬教主一手调教出来的。通天教主门下自然唯有六大弟子。后来又时有时无收了几十名男女少年,就从中挑选出四名武功较高,资质较佳的,成为她门下十大弟子,他们便是辛七姑、云芸娘、项中国和英国、姬红棉等几个人。 别的的人,通称为教下弟子,正是那六十名“迎宾”。由此那六十名教下弟子,就算武术不及十大门徒,但一身所学,已是可比一般武林好手有过之而无不比。 他们由姬红棉辅导,扑攻的靶子是各大门派排列成一行的中等,多少个门派,五指山派,(包罗离火门、排教围成的一圈)和南海龙王。(包涵落花岛主围成一圈) 对战他们的是华山派十六名僧人、排教八名徒弟,和南海龙王手下二十六名随从,花果山派八名徒弟,一共是五十五人,但他们和一般门派的弟子,也互区别样之处。 先说恒山派吧,那十六名僧人,名虽天池山弟子,他们是和帮主认可辈的上一代弟子,年龄都在五旬以上,平笑靥金研剑法,乃是帮主人的有限协助,也是嵩山派的英才。 再是黄海龙王的二十六名随从,他们现在都以龙门帮的香主身份,追随黄海龙王多年。 龙门帮屹立黄河上下游,已有六十年之久,黄海龙王因自身年老,退职让位,虽无大当家之名,但大家照旧把他尊为太上掌门,此番前来参加武林业余大学学会,那二十六名随从,都以百中选一的高手。 再是排教带来的八名徒弟,各种都在四旬以上,也都以有一身奇才异能之士。唯有黄山派的八名学子是石大川的门下,年在三十以下,在四派弟子中是武功较弱的一环。 对方六十名“迎宾”挥剑扑过来,这边五个门派五14位联成一线,对阵上去,双方及时张开了一场凶险的争斗。 那时大明山景云子迎阵姬红棉、浮云子对阵一名黄衫老人,离火门罗尚祖对阵毒手长史,排教冉勿选迎战羊角道人,黄海龙王也和束传令交上了手。 这一区域剩下来的还应该有谷清辉、丁易、荆月姑、冯小珍、全依云、沈嫣红、祝纤纤、辛七姑、宇文兰、许兰芬等一干女将。 谷清辉眼看冲出去的笑颜相迎多出多少人,随处挥剑乱刺,对联成一线的四派弟子一对一入手的人胁迫十分的大,只好要宇文兰、许兰芬两位闺女上去,截住几个人。 过了贰遍,又开采八名长者派弟子和八名迎宾激战不久,就逐步相形见拙,落了下风,如再不派人支持,或许爱莫能助支撑,只可以要丁易、全依云、沈嫣红几人上去支援,加入沙场。 离火门罗尚祖手持离火剑,不但剑法精奇,还会有一身武器,和他入手的毒手经略使秦大山除了练成“毒沙掌”,一身武功,和罗尚祖比起来,就差得远了。 动手不到十招,毒手长史观机欺上,左边手一横,朝罗尚祖右肩拍来,罗尚祖等他手掌递近,倏地转过身去,左边手屈指轻弹,一点蓝影快捷投入毒手太史掌心,就成为一小团三叉碧焰,熊熊焚烧起来! 毒手大将军山大学吃一惊,急速后退数步,举掌朝地上猛拍,你手掌拍到地上肘,火焰已被拍灭,但等手掌离地,火焰又在手心焚烧,任你怎么样猛拍,都没办法儿把火焰拍灭。 罗尚祖站在她对面,冷冷的道: “秦大川,罗某若不是看在双环无敌秦老哥的份上,即便你有十二个秦大川、也已经烈焰焚身,化骨扬灰了,今后只要您不要和通天教抗瀣一气,改过自新,作者可替你收回烈焰,不然这一点碧焰,也足可把您烧死……” 毒手参知政事右掌有一小团碧焰在手掌焚烧,痛澈心肺,闻言连连点头,伸初叶掌说道: “作者改,小编改,罗硬汉……快把火焰收回来……” 罗尚祖轻哼一声道: “小编给您收回烈焰,你将要上去帮忙大家四派弟子,对付那个迎宾。” “一定,一定!”毒手刺史痛得额上盛开黄豆大的汗水,连声道: “请您火速收回来……” 罗尚祖花招一探。用剑尖朝她掌心火焰一挑,说也古怪.立时把那一团小火焰挑了起来,忽地而灭。 毒手经略使除去掌心被烧焦一小块皮肤,并无重伤。他吃过苦头,那敢不遵,双掌一抡,朝激战中的“迎宾”扑去。 截住羊角道人的是排教教主冉勿赞,他的兵刃正是持在手中的竹根旱烟管。 羊角和仍是能够是武林中山高校大著名的拳术有名的人,右手“子午阴掌”,击中人身,子不见午。 现在冉勿赞就以一支两尺长的旱烟管和羊角道人的三尺长剑入手。 羊角道人久闻排教有些奇异武功,还或然会符咒敕勒之术,最近自个儿的对手是排教教主,自然存有戒心;但和他交手过十几招之后,发掘对方除了旱烟管招式老到,攻守严刻,也并无非常之处,况兼内功修为,就像还比自身要稍逊一筹。 他有此发掘,先前对冉勿选的一些戒心,自然也不设有了,长剑疾发,左边手一记“子午阴掌”,悄悄朝前印去。 冉勿赞手持旱烟管,接连封开对方三剑,却以烟斗朝羊角道人印来的左边掌递去。双方势道异常快,羊角道人陡觉手掌如中烙铁,烫得奇痛无比,急急未来跃退,又觉胸口有如被针刺了一晃。 冉勿赞并未有追击,站在原地吸了两口烟,含笑道: “羊角道人,你投靠通天教,作恶多端,此时已中自身七步绝心钉,走不出七步了。” 羊角道人听得大怒,急速挥气检查,并没有差异处,喝道: “本真人劈了您……” 冉勿赞看他仗剑走来,一面后退,一面口中数着: “一、二、三、四、五、六……” 羊角道人听她口中数着多少,不觉也心有所疑,脚下随着一停,但又确无半点异状,怒哼道: “你敢那样调侃贫道?” 冉勿赞看着他微笑道: “你独有一步了。” 羊角道人怒嘿道: “贫道从不信邪!” 举步朝前跨出,骤然大叫一声,扑倒地上。 浮云子对阵一名黄衫老人,对方使的是一柄厚背朴刀,刀势沉重,摇摆如风,着着俱是致命狠招,紧逼而来。 浮云子和她交手数招,差不离被她逼得步步后退,独有封架之功,差非常少无暇反扑,心中又惊又怒,直到打出十数招过后,才开掘对方纯走刚猛一路。“华山剑法”崇尚轻灵,自身和他见招拆招,自然有守无攻了。 一念及此,陡地口中发出一声清啸,身材凌空跃起两丈多高,长剑一抖,剑演“白虎抖甲”。剑芒流动,散作数十点寒星,朝黄衫老人当头洒落。 黄衫老人民代表大会喝一声,挥起一片刀光,朝上磕来。浮云子剑尖在她刀上有个别,发出“叮” 的一声轻响,又攀升飞起刷刷两剑,朝下刺落。 黄衫老人又是一声怒吼,扑刀向空挥起。 要知“昆仑山剑法”,似飞腾刺击为主,只要在您兵刃上一些,就能够借力飞起,一而再能够空中使出七十二招,当然每一招都必需借力本事腾跃而起。 黄衫老人扑刀向空挥起,正好给浮云子腾跃俯刺二遍快过一次,黄衫老人明知对方借自已之力才具腾跃而起,但剑光射到头顶,你那能不举刀封架? 就好像此叮叮之声,越来越急,浮云子腾空飞刺,来去如电,也更为快。 黄衫老人未来不但落尽下风,并且每一记都要仰起始来应敌,相当小才干,早就累得汗流浃背,喘气如牛,心头也愈打愈怒,但除了封架,你平素一刀也劈不上每户。 就在那时,浮云子在她举刀上封,自个儿腾身飞起之际,右手一记“回雁指”,击鹅黄衫老人右肩“肩井穴”,厚背朴刀当啷坠地,人也应声被制住。 浮云子翩然落到他前段时间,左手一挥,解开她穴道,说道: “通天教盘算调节天下门派,是不会中标的,老施主何苦助纣为虐,你能够走了。” 黄衫老人怔得一怔,俯身拾起朴刀,一声不吭,朝外行去。 浮云子目送他开走,不觉微微一笑,本身到底劝醒了七个敌人,再回头看去,二师兄景云子和姬红棉还在双剑齐飞,剑光纠缠,激战方酣。 那就缓缓朝多人设身处地,他和景云子数十年同门,自然掌握二师兄这一招前面,要使那招了,姬红棉要缓慢解决这一剑势,必需怎么着趋避,他就站在两旁,右手骈指如戟,凝聚功力,等待机遇,然后异常快点出一指,一下制住了姬红棉穴道。 景云子长剑一收,笑道: “错非三师弟这一指,愚兄和她打出八十余招,还占不到上风呢!” 四派弟子以五十八个人对阵六十名亲骨肉“迎宾”,就少了三个,差幸宇文兰、许兰芬五人随即投入,才算稳住。 不久,大茂山派八名徒弟功力稍逊,慢慢露出败象,由丁易、全依云、沈嫣红二个人及时参与竞赛支援,全依云、沈嫣红二个人外孙女一出台,不谋而合一人使出“度厄金针”,八个从铁琵琶中射出一蓬“红绿梅针”,一下就放倒了五名青衣奼女。 等到罗尚祖胜了毒手都尉,逼使毒手士大夫间转播而赞助四派弟子,冉勿赞杀死羊角道人后,也和罗尚祖加入战圈。天河山派弟子因有大当家人和三位师叔督阵,土气大盛。 本来通天教三路大军,(左右两翼是天龙武士)以中等这八只六十名孩子迎宾(实是通天教主亲自调教的门下)的实力为最强,但也落败得最快,此时大致已整整被制住,战事临近尾声。 接下来是武当、少林二派围成的二个圈。冲上来的是项中豪指引的天龙武士第二队。 武当俗家名宿归二先生一下就截着项中豪,动上了手。 寒云子指点六十四名徒弟,布下“太极剑阵”,把六十名天龙武士一下围入剑阵之中,左冲右突,也冲不出六十四支长剑组成的剑墙。 剑阵,只是困住他们而已,真正动手的却是寒云子,他在指挥剑阵之际,伺机动手,制住三个。就摔出阵外。待会又制住多个,再摔出阵外,剑阵平昔在运维不息,困在剑阵的刀客,却在慢慢的回退,但这几个人都被迷失了神志,依然一无所觉,猛扑不已。 另外随同天龙武士依次扑攻过来的勇士职员,已由少林白衣堂主至成、至勤三位民代表大汇合率同十六名白衣四哥子,和武当双环无敌秦大钧、子秦剑秋、媳白素素,率同二十四俗家弟子,联手拒敌。 白衣堂主持至成大师截住的是天电话。 白衣堂是少林寺传授弟子拳术的地点,堂中长老,都了解枪术,是截止成大师并未有带走兵刃,(白衣表弟子佩的是戒刀)双臂合十,迎着天机子说道: “道长望重武林,何苦……” 天机子不待他说下去,大笑道: “大师父拦着贫道,自然想和贫道动手了,那就不要多说,大师父请吧!” 至成大师道: “道长……” 天机子截着道: “贫道不想多说,大师父兵刃呢?” 至成大师合十道: “道长既然如此说了,贫衲自当奉陪,贫衲从不使用兵刃,道长只管请便。” “哈哈!”天电话大笑一声,长剑呛然出鞘,点头道: “贫道忘了大师傅父是白衣堂主持,但贫道毕生练剑,只能以剑向大师父讨教了。” 至成大师依旧合十道: “道长请。” 天机子以拳术驰誉武林,连四大剑派(武当、峨嵋、恒山、青城山)都不在他眼里,常说: 四大剑派,于今已徒具虚名!可知她什么自大了。 至成大师要以单手和她交手,心头自然极恼,因而在至成大师说出“请”字之际,他长剑一指,说道: “贫道有僭!” 他剑指在先,话声在后,剑尖这一指,就有一股森寒凌厉的内劲从剑尖直射出去,话声甫落,人已直欺而进,嘶的一剑斜刺而出。 至成大师说出“道长请”三字,仍旧肉体微躬,双臂合十而立,陡觉一股森寒剑气猛向身前袭到,心中暗道: “天电话在武林中名头虽响,但总脱不了旁门歪道人物的狭仄心胸,非常不足大公无私,你焉知老僧这一式‘须菩提听经’,诸魔不侵,你开玩笑剑气,又能奈作者何?” 他任由剑气直冲到胸部前面,依旧含笑合十依旧,但天电话从剑上逼出内劲的人,却有了感到,那是剑气经僧袍反逼,反弹之力极强,那时天机子正好欺身而上;大致被震得后退一步。 心中不禁大怒,本来斜刺而出的长剑,(他逼出剑气袭击,预料至成大师必然向左闪出,故而向右刺出,正是对方左首)近来剑气被反震回来,那正是至成大师未有闪出.他将在变摺,一簇寒芒,长短参差,朝至成大师左边急袭过去。 至成大师举步朝前跨出半步,再旋过身去,正好避开天机子的剑势,左掌当胸直竖,右拳一翻,屈肱朝前绷出。 这一记,他手肘微屈,拳头只伸出六分之三,就停住了,但一团拳风却神不知鬼不觉的朝天机子颔下击去。 天电话赶快举剑封出,但听到剑上发生“噹”的一声大响,力道之强,差十分的少把天机子撞得立脚不住,心头又惊又怒,长剑连展,划出一片热烈剑光,如急风骤雨般袭去。 至成大师仍然右掌当胸直竖,举步跨出,步法忽左忽右,明明剑光一闪而至,能够刺中他右胁,却被他纵容避开,一时又明大顺左闪来,天机子的长剑也刚刚朝左刺,应该避无可避,但剑光却擦身而过,大约是毫发之差,但终归差了锱铢,丝毫伤不得他。 至成大师却在流离转徙的游走之际,乘隙入手,右拳随即击出,拳风呼然,来回有声,似乎铁锤,偶然撞上长剑,还把长剑撞开尺余之多,那回才暴露老和尚的确实功力来了。 天电话空有一柄长剑,也空负剑术我们的盛赞,居然和一个微弱的人打成平手! 不错,至成大师身为少林寺白衣堂主持,精擅剑术,有数十年武功,他的拳风击中剑叶,能够把团结长剑撞开,那也见怪不怪;但使天电话不解的,本人显著可以刺中他的时候,却不知什么长剑只是从他身边擦过,竟然连她个别衣角也刺不中。 原本至成大师使的难为“达摩神游身法”,也等于谷飞云会的“剑遁”身法。 (谷飞云从小由顽石大师扶养长大,教她的都以少林武术,但谷飞云只是顽石大师门下弟子谷清辉的外孙子,所以不让他通晓学的是少林武术,把“达摩神游身法”,取名“剑遁”,“玉萧剑法”,取名“弹剑神功”) “达摩神游身法”,乃是专避种种兵刃的身法,是甘休成大师穿行天机子绵密的剑光之中,照旧得以从容举步了。三人本场搏战,在客人看来,当真惊恐万状,打到卅余招,依然难分胜负。 天电话已把数十年练剑的压箱子手艺都使出来了,依旧沾不到一些上风,口中大喝一声,一道匹练的精光,直向至成大师当胸射过去。这一剑他曾经等待了长期,才觑准至成大师的一点缺陷而发,也凝足了拾壹分之一功力,自信至成大师绝难躲闪。 至成大师确实未有防到对方这一剑会显得这么忽然,心头暗暗一惊,殷切之间,身材一偏,一道剑光,贴着胸口刺过,心头也迫在眉睫有气,左边手屈指弹出,口中沉声道: “道长就如该收手!”喝声未已,但听呛然剑鸣,天机子一柄长剑贴着至成大师胸口刺过之际,陡然齐中折断,半截断剑“噹”的一声跌落地上。 天电话不禁呆得一呆,憬然道: “弹指神通!” 一下掷去断剑,回头喝道: “必显,随为师走!”举步朝外行去,大弟子孔必显紧跟在他身后离去。 至成大师暗暗叫了声惭愧,本人若非仗着“达摩祖师游身法”和“碧波神功”,如凭实际武术,自身未有他的敌方。 再说归二读书人和项中豪,那时也早已打出三四十招。 照说项中豪可是是天电话门下,剑法固然熟知,也绝不会是武当名宿归二先生的敌手。 武当派门列武林四大剑派,以拳脚盛名天下,归二书生雅人熟练“绝户太极神功”,他使的虽是一支精钢旱烟管,数十年来,取精用宏,不但已把剑法融化在旱烟管之中,还把“真武术指点” 和“太极掌”也揉杂在那之中,招术之奇,已可提及了精晓之境。 项中豪在三十招以前,已见剑势渐绌,大有缚手缚脚之感;但打出三十招过后,剑势猛然一变,和原先剑法大异其趣,竟然愈出愈奇,大开大阖之间,一道丈余长的剑光,层层卷来,有五次大致被圈入剑光之中。 那真把归二文人看得欣喜不唯有,不知她那套剑法,毕竟是何来历?会有如此威力,自个儿竟然从未见过,不经常不敢大体,摇晃旱烟管,只是以守代攻,想看清对方路数再行动手。 这样又打了十来个照面,除了开掘对方剑势如尼罗河大河,剑光回旋成涡之中,除却,照旧看不出路数来,长此下去,自身固然不至被她卷入剑光之中,但要想胜他,也大非易事—— peacockzhu扫校,旧雨楼独家连载

但就在那时,谷飞云突觉一Dodge大的压力,撞到身后,这一撞,力Dodge猛,大致把团结护身“紫气”险险震散,也把她一位身震得往前冲出去了三步,才行站住,神速二个轻旋,转过身去,背后站着团结生父和丁易四个人,这有人偷袭? 心中立刻掌握,自个儿施展“紫府迷踪”收得太快了,对方这一招虽已告竣,余劲未完,才撞上温馨的。 乾太岁也看得暗暗点头,本身率先记“玄云飞袖”,只但是用了四二分一力道,第二记已增添到百分之九十力道,此子居然只凭几式身法,就闪避开去了! 啊!瞧不出他小谢节纪,居然练成了护身真气,无怪敢和超脱凡俗教作对了。心中想着,左手抬处,手掌凌空拍来。 这一记虽是十招中的第三招了,但实在出手,还是第一招。(方才的两招,只是试探而已) 谷飞云接连避开对方两招,心知以乾圣上的造诣,自然会一招比一招厉害,由此自个儿能不使剑,就玩命不使剑,以备急切时使用,右臂却直接凝聚全力,也只是备而不用,他盼望以“紫府迷踪”身法,能够拖过后边五招,那么乾天皇的前边五招,尽管最强,自身也足以不惧了。 (昆仑派“乾坤八剑”所浓缩的“乾坤四剑”,威力极强,还会有,则是一记“纵鹤擒龙” 是也) 就在乾主公抬手之际,他那敢怠慢,身材一动,正待张开身法,瞥见一片重叠掌影,从左右内外,大街小巷,飘忽拍来,大致堵住了你持有通路,森寒的无形压力,也同期从四处逼了拢来! 心头暗暗一惊,左边手立时以指代剑,使出“乾坤八剑”,护住全身,不去理会对方掌影,连忙投身跨出,右足堪堪跨出,左足还未跟出,就已更改步法,“紫府迷踪”果然不愧玄门奇学,身材未动在此之前,看来通路已被封死;但等您闪到之时,中间就附近给你预先留下了空子一般,正好容你侧身闪过,对方掌势,只是擦身而过,丝毫平昔不沾到有个别。 以致连逼到身外四周的沉重压力,在这一空隙之间,也周边是掌势与掌势衔接不到之处,你顺着空隙闪去,如鱼逆水,一点压力也绝非。 话虽那样,但谷飞云要在众多掌影之中,闪动趋避,依然是卓殊费劲之事。 乾天皇唯有前边两招,出于试探,第三招已经是专门的职业动手了,眼看谷飞云并未有施展长剑,(他长剑抱胸,并未有入手)只是左臂以指代剑,使出来的是“乾坤八剑”,和一种奇妙步法,居然又躲闪开自个儿的第三招。(他认出昆仑派的乾坤八剑,但紫府迷踪身法,却毫不昆仑武学)心头自然又惊又怒,以他天佛教主的地点,还胜不了三个昆仑门下的弱冠少年! 右掌未收,左掌抬处。又进而拍出,在他抬掌之际,四名黄衣女郎已轻灵无比的拥着辇车推了出去,左掌甫发,右掌又攀升拍出。 推辇车的阿姨娘,不用他发号施令,辇车会随着他掌势,忽左忽右的飞旋如风,森寒之气,也乘机辇车的旋动.愈见浓厚。 束无忌因乾国君正在和谷飞云入手,是以只是垂手站在一侧。 谷清辉和丁易二人,虽和黄海龙王站在共同,但却平素监视着束无忌。 就在这时候,塔斯曼海龙王耳边陡然听见金母“传音入密”的声息,说道: “敖英豪要我们小心,通天教剑客藉着乾皇上和谷飞云交手,吸引了大家的引人注目,正在逐年朝大家逼近过来,恐怕企图发动攻势,不可不防!” 对付通天教第一百货公司二十名天龙武士,我们已经布署好了,只是藉着各大门派大当家人身中“阴极针”,调集人手作为维护临时约法,使对方不易察觉而已。 那时南海龙王听到金母元君“传音入密”的话声,快捷举目看去,果见两队天龙武士,一队由北向南,一队由东向东,人数已经款款散开,朝友好那边逼近过来。除了这两队徘徊花之外,还会有衣襟上挂着“迎宾”红绸的三十名青少年和三十名青娥,今后已由姬红棉指导,也稳步朝中间集中。当然还大概有相应通天教的片段武林职员,也不下数12人之多! 这场混战,一旦产生,就可以不可收拾;但却早已是无可幸免的事了! 南海龙王立刻以“传音入密”告诉了少林方丈至善大师,再由至善大师传给武当掌教青云子,那样贰个接一个传了过去,要大家小心防守。 那只是是一念之差的事,但听束传令口中发出一声震天的大喝,项中豪带领的第一队六十名天龙武士,和原由项中国和英国指点的第二队六十名天龙武士,以后改由孙发领队,响起一声整齐化一的锵然剑鸣,长剑出鞘,同不经常间分作两路,朝各大门派阵营中扑攻过来。 就在这两队剑客发动攻势的同临时间,姬红棉也左臂一振,长剑在空间划了三个圆形,朝各大门派联结的阵营一指.胸挂“迎宾”红绸的三十名青衫青少年,三十名丑角青娥跟着长剑出鞘,各自挺剑飞扑过来。 一百二十名天龙武士和六十名“迎宾”,加起来共有一百八十名之多,这一个人都以久经练习的徘徊花,身手矫捷,个个膘悍无比。 特别是六十名“迎宾”,年纪固然十分小,却是由通天教主亲手教练出来的,武功之高,和她门下十大门徒并无多让。 各大门派方面,光是门人弟子,就有三百十一个人之多,但少林罗汉堂的一百零八个和尚,是整座“大罗汉阵”,布置在广场南侧入口处,列为大家的后备,也决定了我们的退路。 别的一百零二位,早已由各派司令员为首,组成各种小组,随同大校应战,看去好像各门各派各自为战,实则一旦动上手,各组之间能够互相提携。 尤其像西灵圣母门下席素仪、丁令仪、闻玉音三大弟子,以及守山四老,鹿长庚、蓝公忌、谷清辉、丁易和荆月姑、冯小珍、全依云、沈嫣红等人,不在那一门派里面,随时能够活动增加援救。 那一个,都是早经调整好的。 通天教的人,是因各大门派中人,除了门人的弟子.悉被“阴极针”所伤,才发动攻击的。他们的攻势,以姬红棉引导的六十名迎宾居中,天龙武士分左右二翼,接纳钳形攻势,三队何况杀奔而来。 大会议室西首,各大门派,由北往北列的相继是:西灵圣母、终南、白云山、紫拍、衡山、拉克代夫海龙王、武当、少林,各自围成一圈,离大门不远处则是少林僧侣列下的一座“大罗汉阵”。 通天教的人是由东朝西冲来,他们的左翼,第一队在南,右翼在北。为了使读者易於明了起见,本场战斗的开始,就该由西北首提起。 右翼,天龙武士第二队,原来是由项中国和英国指点,项中国和英国被丁易擒住,押去西路总令,交八仙山庄庄丁看管,第二队就是由孙发代领。(其实那个天龙武士,都以被迷失了本性,一声令下,就专一厮杀,领队只是传达命令而已,并不首要) 西姥坐镇在西首的左边手,她尽管曾经不是西令总令主了,但第二队天龙武土依旧不敢轻捋知母。他们避开了西灵圣母的领域,朝终南、武夷山、紫柏派布成的多少个圈扑攻而上。 左翼、天龙武士第一队,是由项中豪指点冲往西南首武当、少林二派布成的四个圈。 从中间冲出去的,是由姬红棉引导的六十名“迎宾”,三十名丑角少年,三十名丑角少女。他们的靶子是黄山和南海龙王布成的五个圈。 所谓布成的“圈”,也等于由各派门人弟子围成的三个圈,圈中席地趺坐的,则是中了“阴极针”的准将,正在运功抗拒寒气,故须门人弟子珍重也。实则各大门派分配人手,故意把各样门派,分为若干个圈,以收灵活调解之功。此时对方分三路扑攻过来,本来趺坐地上的人,也干扰跃起,率同门弟子,全力出战。 刹这期间,大会议厅上,发生出一片吆喝和刺刀交击之声,人影交织,刀剑交织,除了两岸打架的人,何人能分得清敌我来? 通天教那会是起了高大的杀心,非把今日在座的不予力量全体予以全歼不可,因而除了分作三路扑攻之外,全部属于他们的力量,也一并投入沙场,那正是一度投靠通天教的部分武林职员如羊角道人、天机子、毒手上大夫,大洪山主吕长素夫妇等人,少说也会有五六10个人之多,随着天龙武士发动攻势,朝各大门派欺来。 冲到乌蒙山派(太华山派和离火门,排教三派围成一圈)和南海龙王(他和落花岛主,普陀山派围成一圈)那边的是姬红棉指导的六十名“迎宾”,三十名青衫青年和三十名青衣女郎,他们久经磨练,长剑出鞘,剑光如电,攻势辛辣凌厉! 不肯去观世音菩萨乐高校派有十六名学子,排教有八名徒弟,黄海龙王有十六名随从,和大茂山八名学子,一共有五十伍人,早已列圈以待,对方堪堪冲到,列成两圈的天柱山和南海门人,立刻联成线,挥剑还攻,正好敌住衡来的六十名迎宾。 岳麓山景云子长剑一领,敌住了姬红棉。浮云子敌住一个身穿半截黄衫的先辈,离火门罗尚祖敌住毒手尚书,冉勿赞敌住羊角道人。剩下的还或者有保和海龙王和落花岛主五个人。 不,还会有谷清辉、丁易和一群女将。(荆月姑、冯小珍、全依云、沈嫣红、祝纤纤、辛七姑、宇文兰、许兰芬)都和咸海龙王在一齐,那是因为爱尔兰海龙王站立之处,是西首各大门派的中等,谷飞云和乾国王就在会议场面中间动手,这批女将本来就和谷清辉、丁易站在一块儿了。 就在那时候,猛听束传令大喝一声,一下冲到东海龙王前面。他是两队天龙武士的吩咐,刚才要两队杀手发动攻击的一声令下正是他发出去的。 束传令,本来未有这厮的,是谷飞云和丁易制住束无忌,给他脸上轻易易了容,又让她服下迷失丹之后,有时给她取的名字。怎知束无忌并未有被迷失天性,正好因他师父通天教主以束无忌的身价出现,他就将错就错,以束传令之名,仍然统率了两队天龙武士,那是午饭过往的事。 却说束传令一下冲到黄海龙王的前方,口中山高校喝一声: “敖九洲,你该死!”挥手一掌,迎面直劈过来。 黄海龙王骤见束传令挥掌劈来,双目精芒一聚,洪喝道: “小子,凭你也敢直呼老夫名号?” 左边手拄着龙头杖,右掌抬处,迎击出去。 那下三个奔行而来,叁个挥掌迎击,双方势道一样迅猛,但听蓬然一声大震,五个人均然不相上下,各自被震得后退了一步! 南海龙王大概不注重,二个到家庭教育门下,会有与上述同类深厚的功力?(他曾经知道指挥两队杀手的束传令,便是束无忌自己,站在乾天皇身后的束无忌,却是通天教主所改扮)口中沉嘿一声,又是一掌急拍过去。 束传令眼看红海龙王又是一掌拍了还原,心中山大学感不耐,口中喝道: “找死!”喝声甫出,左边手已横格而出,人也弹指间从南海龙王身边闪过。 大澳大利亚湾龙王这一掌给她格个正着,又是蓬的一声,一位,被他格得脚下浮动,向旁退了一步。 落花岛主郝中奇就站在黄海龙王边上,眼看黄海龙王被他一掌震退,马上闪身而出,喝道: “姓束的,你……” 束传令没待他说完,喝道: “滚开!”挥手一掌,迎面击到。 落花岛主岂肯示弱,口中朗笑一声: “你给自个儿滚开!” “蓬”!双掌接实!落花岛主居然被她一掌震退了两步! 束传令身材如风,一下朝祝纤纤、辛七姑四人如今欺来,口中喝道: “祝纤纤、辛七姑,你们能够背叛师门,该当怎么样收拾吗?” 祝纤纤和他眼神一接,只觉他两道目光比电炬还亮,盯注着温馨,竟会使本身心灵发毛,快速躲开她目光,抗声道: “你是何许人?管得了大家吧?” 束传令忽然从喉咙头发出阵阵咯咯森笑,阴声喝道: “小编先毙了你们五个叛师丫头……”双手一振,正待抓出! 祝纤纤、辛七姑听到这一阵笑声,心头一紧,一股寒流从背部骨直往上涨,情不自禁后退了两步! 冯小珍叫道: “两位四嫂毫无怕她,作者来打发他!” 刷的一剑,疾剌出去;她得了就使出“紫云剑法”,一道剑光就好像紫云舒展,飞卷而去! 黄海龙王、落花岛主四人刚刚被她掌势震退,就已觉察此人并不是束无忌了,两个人不约而合一左一右急欺而来,南海龙王大笑一声道: “你不是束传令,老夫倒要看见你究是何方圣洁!” 龙头杖呼然有声,直劈过来。 落花岛主左边手已从肩头掣出长剑,大笑道: “不用管他是何人,闯进来了,就把她打下了。” 两个人试出对方功力深厚,也就不再客气,黄海龙王发招在先,落花岛主也不后人,刷的一剑,振腕刺出。 这一弹指间四个人大概是还要发招,束传令冷笑一声,右边手抬处,一道银光突然绕身而起,接连响起当当的两声金铁交鸣,把黄海龙王一记龙头杖,落花岛主一记剑招,先行封开,身材电旋而出,避开冯小珍的剑势,左边手一掌朝冯小珍推来。 荆月姑喝了声: “小心!” 冯小珍身材轻闪,咭的笑道: “他打不到本人的。”回身一剑,还击过去。 谷清辉和丁易几人站立之处,原和戴维斯海峡龙王相距不远,眼看束无忌忽然冲进已方阵形之中,接连震退南海龙王和落花岛主,直向祝纤纤四人欺去,心中不禁一动,急急说道: “丁老弟,那束传令已经不是束无忌了!” 丁易一怔道: “那会是怎么!” 谷清辉道: “相当的大概中饭之后,束无忌和束传令已经对换过来了。” 对换过来,就是说随侍乾国王的束无忌的已是真正的束无忌,这些束传令已是通天教主改扮的了。 丁易吃惊道: “他会是老魔头?” “一点无庸置疑。”谷清辉叮嘱道: “你在此地望着飞云,作者去接应他们。” 话声一落,立时以“传音入密”朝荆月姑道: “荆姑娘,那人可能是骄人事教育主,独有你和冯姑娘联手施展剑法,手艺缠得住他,必须多协助些时候。” 在他张嘴之时,东黑河王和落花岛主已经连攻了数招,一杖一剑划起的剑光杖影,束传令只是随手摇摆长剑,就把她们攻势逼退出去。 束传令精擅“灵飞身法”飘忽无定,但他却识不透冯小珍的“紫府迷踪”身法,非常对他连连使出来的“紫云剑法”,越来越深具戒心,对方刚烈只是一个十六17周岁的千金,剑上武术也火候不足,但却如羚羊挂角,无迹可求! 一连三招,他只是闪避过去,并没反击,在她的话,倒并非不曾反扑技艺,而是想多看一阵而已! 天下剑法,他见识得多了,对“紫云剑法”,依旧素不相识得很。 荆月姑听到谷清辉的“传音入密”话声。心头也自暗暗吃惊,束传令竟然会是骄人事教育主,一面以“传音入密”朝宇文兰说道: “宇文四姐,快去通告谷伯母,那人是过硬教主,大家或许不是他的敌方。”一面娇声叫道: “师妹,小编来帮您。” 叫声中,就已使展迷踪身法,身材一晃,就欺到束传令左边,同期剑光摇摆,幻起七八朵云彩冉冉飞出。 宇文兰飞速附着许兰芬耳朵,低声道: “小师妹,你要大家不可妄动,笔者去去就来。”说完,匆匆以后疾退出去。 天龙武士第一队,担负扑攻左翼,对象是武当、少林两派,但左翼的第一队总共独有六十名勇士,光是武当派,由寒云子辅导的“太极剑阵”弟子就有六十四名之多,由双环无敌秦大爻指导的俗家弟子也可以有二十四名。 领头冲上来的项中豪,被归存仁拉住,就动上了手。 寒云子早已命六十名学子列阵以待,六十名天龙武士一冲而上,正好落入“太极剑阵” 展开的袋形阵势之中。寒云子长剑朝天一圈,剑阵倏合,阵势也乘机发动。 任你六十名杀手,如何凶悍,究属神志被迷,并且刺客们注意挥剑攻敌,毫无团队职能;但“太极剑阵”的六十四名武当弟子可不如了,他们长时间来讲,演习的都以剑阵动作,对联合攻敌,怎么着求胜之道,早就熟得无法再熟,纵然人数相等,一旦落入他们的剑阵之中,也会叫您凑手不如,好像各种人的左右上下,都是敌人一般! 况且阵外还只怕有寒云子观望敌势,及时指挥,通天教一向感到武林中已罕有对手的天龙武土,方今瞬间就有六十名陷入剑阵之中,左击右突,都击不出六十四支长剑组成的剑墙。 别的随同天龙武士攻势,相继扑来的也可以有二十来个武林人员,由少林白衣堂至成、至勤几个人大师率同十六名白衣三哥子,和武当派双环无敌秦大钧、子秦剑秋、媳白素素同二十四名俗家弟子联手拒敌,接了下去。 谷清辉悄悄闪近少林方丈至善大师身边,拱拱手道: “方丈大师,中饭以前,扮作束无忌的应有是独占鳌头教主,但中饭之后,束无忌已非通天教主,那老魔头居然改扮了束传令,指挥天龙刀客,冲杀过来,近年来正由台湾海峡龙王、落花岛主和几位昆仑女弟子联手拒敌,看意况可能仍非其敌,要请贯寺派人帮扶才行。” 至善大师愕然道: “会有那等事,这厮是这一场杀劫的祸源,只要把此人拿下,就可消敉本场武林浩劫了。” 一面即回头朝戒律院主持至清大师道: “师弟和至中等电子科技大学弟速率十六名护法弟子,过去扶助敖老施主。” 至清大师躬身合十道: “三弟恭领法旨。” 连忙率同至四之日十六名学子,从里首(各大门派的人在广场西首列成一道防线,通天教刀客扑攻而来,和各门派的人在外围举办激战,里首从未有过仇人,可以互相补助),绕到黄海王和束传令入手的战圈。 只看见黄海龙王和落花岛主联手,荆月姑和冯小珍联手,把束传令围在中等,剑杖飞舞各出奇招,互相攻拒,打得十一分激烈。南定西王身躯高大,一支龙头杖漾起了十七八条杖影,南海老龙那回发了威,看去攻势绵密,极为激烈! 落花岛主也使出了浑身招数,左拂右剑,拂丝涌起一团白雾,缭绕全身,一支支亮银量天尺,从白雾中剌出,招式之奇,武林罕见。 固然四人功力深厚,奇招迭出;但束传令身法轻灵多变,一支长剑大开大阖,丝毫没把五人放在眼里,五个人也只在她左右数尺之外,始终攻不进来,一时还被逼得连连退闪。 束传令怀恋是荆月姑和冯小珍,两位孙女一经联手,两支长剑汇成一片云彩,四个娇小人影,时隐时现,出没在云彩之间,令人不足捉摸。 束传令大概把大半的集中力都位居这两位闺女身上,才和多个人扯成平手,但束传令的实力,决不独有此,那足以从他从容挥剑,不常的把五人逼退,就可看得出来。 在战圈的里首,还围立着全依云、沈嫣红、许兰芬和祝丝丝、辛七姑等人,这个女将们如果未有谷清辉的嘱咐,或者早已入手了。 个中祝丝丝和辛七姑五人,方才听束传令击来时的话音,极似师父自然不敢入手了。 至清大师看清敌作者时局,就朝师弟至中挥了出手,由至中等师范高校父指挥十六名徒弟悄悄围了多个半月形,截住束传令的后路。 至台湾清华大学师手拄禅杖,低喧一声佛号,徐徐说道: “敖老施主且请退下来安息,由贫衲来会会这位束施主怎么着?” 束传令猛然长剑连续朝黄海王、落花岛主攻出三剑,剑光暴涨,大约把五人围入这匹练般的剑光之中,口中发出一声裂帛似的大笑,说道: “来的只是少林寺的僧侣吗?风乐趣只管下场,束某剑下不在乎多上多少个在劫之人。” 至中等艺术学院父听得怒哼了一声道: “施主好狂的语气!” 喝声中,右边手振腕一指,凌空点去。他这一指,名字为“无碍指”,在少林寺的七十二艺中也是二种最上流的护法神功,出指无声,和玄门的“无形指”相似。 演练“无碍指”,必得先明白“无相神功”。至中山大学师身为戒律司长老,乃是少林寺个别二个人绝顶高手之一。 这一指无声无形,去势如电,束传令骤比不上防,一下被打中左肩,震得她肩膀一沉,斜退了半步,目光抬处,射出两道慑人凶芒,厉笑道: “好个贼秃,你敢偷袭老夫!” 左边手蓦地翻起,朝至中等师范高校父逆拍过来。 至中等财经学院父被她那声“贼秃”,叫得心中有火,大喝一声“孽障!”扬手一掌,凌空迎击出去。 他这一记使的是“金刚禅掌”,掌势甫发,突听耳边有人以“传音入密”说道: “他这一记是天翻地覆印,金刚禅掌以硬碰硬,也许接不住,大师速以无相神功护体,向左闪出,方可无事。” 至中等师范高校父听得一怔,就在这一一眨眼,果然感到难堪,自身劈出去的“金刚禅掌”还没和对方击实.就已认为对方掌势压力沉重,本人推出去的掌力大有被悉数撞卷回来之势,这一惊非同平时,急切之间,火速运起“无相神功”朝左闪出,耳中听到蓬然一声大震,一股奇大无比的力道,就像是狂流奔腾,从身边掠过,直冲出去,若非事前有人以“传音入密”示警,这一须臾间就非得身负重伤不可! “阿弥陀佛。” 至清大师合十当胸,徐步走出,口诵佛号,说道: “师主这一记翻天印果然霸道得很!” 至中等师范高校父岂肯示弱,也手拄弹杖和至清大师并肩走出,同样合十道: “缺憾施主这一记翻天印,还伤持续贫僧那几个贼秃。” 束传令也心头暗暗吃惊,“翻天印”战无不胜,那贼秃硬接了一掌,居然没事,他不知晓两股掌力击实之际,至中等电影学院父已经以“无相神功”护体闪了出来,当下长剑一摆,划出一道丈许的剑光,把保和海龙王、落花岛主、和荆月姑、冯小珍三人逼退了一步,口中喝道: “你们给本人住手。” 黄海龙王道: “你有哪些事?” 束传令大笑一声道: “爱尔兰海龙王,落花岛主,也何足道哉,在下已经领教了,笔者叫你们住手,是令你们有休息的机会,束某也好藉此一机缘,会会少林寺的两位高僧。” 冯小珍哼道: “大家为啥要小憩?” 束传令微哂道: “贰位女儿不想苏息,只管得了,束某也并不在乎。” 冯小珍气道: “难道大家还在乎你……” 荆月姑一手拉着她后退了两步,悄声道: “我们且等她流露缺陷的时候再入手,就足以制住他了。” 冯小珍咭的笑道: “你说得对,我们明日非制住她不足!” 谷飞云连展“紫府迷踪”,左臂随着以指代剑,接连使出了“乾坤八剑”,接下乾皇上第四招,已是汗流浃背,好像度过了不短一段时间! “哈哈!”乾国君大笑一声道: “小友不使长剑,就能够收到本真人四招,当今武林年轻人中已未有第一个了!好,未来是第五招了!” 那回他辇车并没拉动,依旧沉静的停在原处,但谷飞云的话声入耳,突觉四五缕劲急如矢,奇寒澈骨的指风,不知不觉袭上身来! 谷飞云和他的动手之际,早就运起“紫气神功”,分布全身。“紫气神功”一经练成,正是您不运功护身,遇上国外国语高校来力量的袭击,也会自生反应。这回她为了面临乾国君那样的绝代高手,运起“紫气神功”,乃是特别加强紫气,护住全身。 那时四五缕奇寒澈骨的指风,却像是从引满了弓弦上射出来的相似,力Dodge猛,每一缕指风,射到身上,大概要穿透“紫气神功”,直射而入,一缕缕流澈骨寒气,也从护身的紫气中非常快渗入,情不自禁的打了二个冷噤! 不,这几下固然从未伤在指劲之下,壹人却被撞得最近踉跄,连退了三步,心头不由大骇,暗叫一声: “阴极指!” 那原是电光石火般时间的事,“阴极指”无形无声.不击中身体,你是听不到一点风声的,那也是说这种指劲,你根本未有章程能够堤防,谷飞云不敢怠慢,立刻张开身法,同一时间右边手的紫文剑也极快划出,使的固然依旧“乾坤八剑”,但由紫文剑使出,和左边以指代剑使出,自是大不同,但见一片紫光,护住全身,进退游走,他二个身影完全包没在剑光之中。 乾国王端坐在辇车之上,脸含微笑,你平素看不到他扬腕发指,但“阴极指”劲急如风,却似密集的尖椎一般,朝谷飞云袭过去。 那借使换了别的壹位,都会中指倒下去,因为“阴极指”奇寒澈骨,即让你没被指风击中,这一阵技艺,由指风凝结的至阴至寒之气,一般练武的人也会血液凝结而僵硬。 谷飞云练的“紫气神功”,对旁门阴功原有克服之功,只因本身功力尚浅,而乾国君的“阴极真气”却已有十五分一火候,所以无法表达克服成效,只可以变成护身而已! 总算还是能护身,“阴极指”也伤持续他;但对谷飞云来讲,那第一回大战已经是艰险无比,他一面接连使出“乾坤八剑”,剑光纷披,护住全身,一面施展紫府迷踪身法,不住的转移方位,饶是如此,乾圣上攻来的“阴极指”,原本不敢问津无形,但击到剑身上,就好似珠落玉盘,响起三番五次串的叮叮铮铮之声。 声音入耳,使人有如鸣玉声般的清脆,但怎知那每一音响,落到谷飞云的剑上,大约重逾千均,就像站在风云飘摇之中,每一记指风,都撞得他立脚不住,一位踉踉跄跄的,显得煞是两难,但她终於接下了四十九记指风的冲击,仍是能够挺立当场。 指风倏敛,谷飞云同期收住了剑势。 “哈哈!小友真是难得,看来各大门派中阴极指的人,也都以小友给他们化解的了。” 乾国王瞅着接过他四十九记“阴极指”面不改色的谷飞云,颔首道: “当年本真人刚练成“九阴经”上的九阴掌,自知不是尊敬老师紫灵掌的对手,最近真人已练成九阴经上的阴极掌,较之九阴掌寒冬何止倍苁,小友是还是不是愿意一试?” 谷飞云道: “道长要在下接你十招,近些日子在下只接受五招,道长还大概有五招末使,只要在五招之内,道长使什么都得以。” “壮哉斯言!” 乾国王意极嘉许,点着头道: “小友固然接不下去,只管出声,本真人自会及时收手,千万勉强不得!” 谷飞云拱手道: “感激道长辅导,在下记下了。” 乾皇帝道: “好,本真人将要入手了!” 他端坐辇车的里面包车型地铁人,突然腰骨一挺,左边手抬处,从大袖中缓缓伸出一双肤色白晰,手指修长的手掌,但在这一一晃,白晰的魔掌猛然变得枯瘦就像鸟爪,连颜色也深黯如灰。 就在那时,站在对面的谷飞云,已经认为到有深刻的寒气,从他手掌中散发出去,寒冬之气,就像是从冰窖中吹出来的貌似,急迅在半空中弥漫! 心头不禁惊凛,心知他说的不假,那回使出来的“阴极掌”一定非同平常,当下就登时凝神卓立,长剑当胸,默运“紫气神功”。 乾国君也在此时,把她微凹的魔掌蓦地朝前推出,一Dodge寒并世无两的壮阔掌风,瞬之间,如同浪潮般卷出,两丈方圆,立时寒风刺骨,连天色都灰黯如晦,大有天寒地冻,风肃云剽之感! 谷飞云那敢怠慢,口中大喝一声,右手扬处,挥出一大片“紫气”,朝前挡得一挡,右臂紫文剑随着朝前挥出。 这一剑使的就是“乾坤四剑”中带头的一招,“乾坤一剑”,’也是“乾坤四剑”中威力最强的一剑。 (昆仑派“乾坤剑法”,历代相传,原有六十四招,后经昆仑老一辈取精用宏。浓缩为八剑.正是乾字剑、坤字剑等八招,后来再把八剑合併为四剑,即“乾坤一剑”、“震兑一剑”、“坎离一剑”、“艮巽一剑”。四剑之中,又以“乾坤一剑”,威力最为庞大) 那回谷飞云把凝聚已久的“紫气神功”从剑上挥出,但见九道青绿剑光,一下膨胀开来,有如九道紫虹,发出灿烂紫芒,和森剑的剑气,如幕如幛,朝前张开。 方才谷飞云身前冰冷奇冷的“阴极掌”风,立时被剑气驱散,如汤沃雪,消失无踪! 九Dodge亮的紫蓝Hisense,却似九龙取水,雷霆万钧般的直向乾国王当头射去。 这一下连乾天皇也大感意外,火急之间,快捷取起一支玉尺,朝前挥起。但听连响起九声噹噹金玉交鸣的清响! 九道紫虹蓦地尽没,谷飞云被震得心里狂跳,左手酸麻,紫文剑少了一些脱手飞出,壹位也随之踉跄退了三四丈,少了一些跌坐下来。 谷清辉、丁易肆人瞧得大惊,飞速掠出,落到谷飞云的身边。 谷清辉低声问道: “飞云,你有空吗?” 谷飞云舒了口气,说道: “孩儿没事。” 只听乾天皇轻轻叹息一声,说道: “小友,你赢了。” 那多少个字从他口中说出来,似是极为苦涩,接着大袖一挥,又道: “徒儿们,回山。” 束无忌听得一怔,快速躬身道: “真人……” 乾太岁道: “总提调转告令师,本真人应邀而来,已经尽了脑子,既已败在昆仑门人剑下,何用再留?” 他话声一落,四名黄衣青娥已经推着辇车往外行去,四名青袍道人也紧随辇车之后行去。 谷飞云听他揭发本身赢了,心头兀自不解,自个儿怎么胜了她?此时辇车离开现场,才看出地上散落了十来截断玉,那是被自个儿紫文剑削断的玉尺了。 心念转动之际,目光一下直达束无忌身上,喝道: “束无忌,你们请来撑腰的人曾经走了,你要么束手就缚?照旧想在谷某剑下妄想顽抗?” 束元忌真想不到每一次见到谷飞云,好像他武术一直在高效进步,这几天竟是连天佛教主乾太岁都会败在他剑下。 特别各大门派中人,明明都中了“阴极针”,已在稳步发作,才会要天龙武士突起难的,什么人知竟中了对方诱敌之计,中针之人,纷繁跃起应战,这一来,在人手上就比对方少了好些个,不但不能讨好,,说不定还有或许会落下了风。他日常名称叫小诸葛,此时也深感极为棘手。 但到了此时,也忙于多想了,右臂抬处,呛然拔剑,朗笑道: “谷飞云,这里还未有你卖狂的份儿,看剑!” 喝声中,人随剑发,一下欺到谷飞云侧面,一道亮银剑光,直向肩背剌到。他不敢轻估了谷飞云,才先展步法,使出“灵飞身法”,才行发剑。 谷飞云之前练的“剑遁”身法,以避剑为主,和束无忌的“灵飞身法”,颇有近似之处,后来又练会了“紫府迷踪”,这种身法,出自玄门,比起“剑遁”,自然要得力得多,由此,对束无忌使出来的“灵飞身法”,那会放在眼里,身材轻侧,就和束无忌对了面,长剑一沉,一下把对方剑势压了下来,微哂道: “束无忌,你使展剑法,只怕仍是能够和谷某走上四五招,就算想以如此拙陋的身法和谷某出手,大概连一招都走不出呢?” 束无忌听得大怒,口中朗喝一声,振腕发剑,剑光连闪,一口气劈出了七剑,剑风豁然有声,势劲力急,不尚手腕,记记都有极为刚毅杀伤力! 同不平时候在身材扑攻之际,左手五指似抓如拿,合营剑势使出“天龙抓”来,五道尖风,锐利如钩,专找个身大穴入手,“天龙爪”能够撕裂虎豹,洞穿山石,如被抓上,立可洞穿胸腹,便是被风扫中,也会折骨断腕,厉害无比。 他身为通天教首徒,那回愤怒已极,剑,爪同施,当真非同一般! 谷飞云看她攻势凌厉,倒也不敢轻觑了他,长剑摇摆,展开乾坤八剑,和她以攻还攻,延续击出八剑,左手使出“金刚掌”,记记都朝对方抓来的“天龙爪”劈去。 就在乾皇帝辇车离去,谷飞云朝束无忌欺近过去的还要,坐在上首侧面的的总维护临时约法玉杖彭祖恽南天意想不到爆发一声响亮仿佛鹤鸣的长笑,霍地站了四起! 坐在左侧的副总护法金鸾圣母听出他笑声有异,也就跟着站起,问道: “恽仙翁,要做哪些?” 玉杖彭祖笑道: “笔者方群众,大约全已落了下风,大家也该入手了。” 金鸾圣母道: “恽仙翁应该看驾驭了,通天教一颦一笑,已引起武林公愤,附和通天教的,除了某人神智被迷,大都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人,以恽仙翁的清望,何苦淌本场浑水?” 玉杖彭祖手拄玉杖,目含异色,看了金鸾圣母一眼,说道: “副总维护临时约法乃是大会敦聘而来,何出此言?” 金鸾圣母哼道: “通天教美其名敦聘笔者负责副总维护临时约法,暗地里却在餐饮之中施放迷迭散。但无所谓迷迭散怎么样迷得失老身?恽仙翁请说说看,老身还大概会和通天教臭味相与吗?” 玉杖彭祖颔首道: “但老夫既然应邀而来,总不能够直接超然物外。” 金鸾圣母道: “仙翁真要入手,老身也不得不动手了。” 五杖彭祖目光神光一动,诧异的道: “你是说要阻止老夫了?” 金鸾圣母笑道: “仙翁以为老身一向坐在这里,是做什么样的?” 那话听得玉杖彭祖不禁有气,大笑道: “原本你曾经存心和老夫为敌!” 金鸾圣母拱拱手道: “仙翁说对了。”—— peacockzhu扫校,旧雨楼独家连载

本文由惠泽天下558hz net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五十五章,第五十六章

关键词: